夏日菜單

擊掌的瞬間,我知道我們會有段故事,你張開雙臂向我招手。走在路上,你牽著腳踏車同時牽 著我的手,柏林天氣涼爽剛入秋,我心裡滿是驚艷。 剛到你家,你問,「肚子餓嗎?」我點頭如搗瑞,你馬上領我走進廚房,輕快地拿起雜糧吐司 、煙燻鮭魚、檸檬、黑胡椒罐、奶油、水煮花椰菜,看我笨拙的塗抹奶油,你笑著搖頭,接手 幫我塗滿整片吐司。那頓宵夜,後來成為我最愛的練舞點心。 我們選了一樣的咖啡館。我穿著一身黑準備晚點隨時出去玩,你在對街牽著亮眼的新腳踏車, 臉上堆滿笑意。走進你說的咖啡廳門口一看,才發現上次看展時我也跟朋友來了這裡,老闆甚 至教我怎麼說Wie viel kostet es,這種巧合就跟我好幾次在Neukölln及Mitte街上,遇到老早在 台灣認識的朋友一樣,驚訝著柏林的小,還有那種往往有緣才能感受到的愛,非常溫暖。移動 到附近公園,我情不自禁的往草皮一躺,你坐著回頭看我說,想拍一張我跟你腳踏車的合照, 我笑而不答。你最後沒拍,反而幫我按摩起來。 每次有人說alright我就想起你,你的聲音跳進我的腦袋。我是平靜的,然而那些甜美的回憶尚 未沈寂,滑進深色的意識湖水。或許因為那是你第一晚說過的話,我記得你說自己還沒看到柏 林的夏日日落。你向我靠近,就在那個陽台上,我們的腿都向兩旁伸展,坐在人工草皮上的肌 膚觸感猶在。 第一次吃到久違的麻婆豆腐,是在G邀請我去的potluck style dinner party, 就是大家都帶一份 自己做的料理分享,那是我吃過最難忘的版本。當晚有辣椒加起司的開胃菜、德國雜糧麵包、 舊金山版炒香菇、混了超多豆類的雙版本雜糧飯、草莓水蜜桃沙拉、巧克力、酸辣湯、還有我 的最愛麻婆豆腐。意外的,所有料理配在一起很對味。在那裡遇到的所有人,還有聚會後跑來 找我的K,都是搬來柏林或曾住過柏林的藝術家,酒足飯飽後,我們擠在狹小的陽台抽煙閒聊 。這個城市,大家來來去去,但那些愛,無須言語就讓我打從心裡暖暖的。

Read More

憶鴉埠

我想念的不是台北那座城市,而是你的臉與午後傘下走進的《鴉埠咖啡》。座落在師大後巷的小角落,那裡的咖啡好濃好醒,我常正中午做到收店,看書、寫字,喝咖啡,久坐不離。吧台前有著長長綿綿的吧台坐,我喜歡跟那邊的咖啡師與交談,熟捻起來咖啡廳就像家裡客廳,好不自在。進店裡就能看見鎮店的長木桌,凹凸有致還留著古樹的風采。角落坐著幾張方正的書櫃,我遇上《項塔蘭》,心想著自己的印度行何時發生。印度還沒去呢,長長久久的旅行,我也踏了三年。再次拾起《當你途經我的盛放》,我想起你說過的話:「你要學會柔軟。」話放在心裡,我瘋也瘋過了,在歐洲異地終於學會了謙卑。

Read More

台北山林探險

坐在計程車後座,我對司機說,帶我到這座寺廟。他看起來有點害怕,畢竟天色暗了。跳下車,寺廟旁有個柏油路小徑,我身旁突然出現兩個男人,他們顯然跟我有著相同目的地,我們搭起話來並同時往裡走。那條小徑馬上開始變得崎嶇難行,大概是因為伸手不見五指,而且小徑是由石頭跟砂礫組成。儘管如此,我的心情卻很踏實,獨自一人聽著溪流聲與遠方的音樂前行。隨著靠近舞台,越來越多稀疏人群往出口走來,他們臉上都掛著微笑,而且看到人馬上點起頭招呼。我笑著回說嗨,那是種非常奇妙的感受,尤其是感覺自己已經來過許多次的錯覺,就在首次造訪之際。會場中音樂不斷放送,雖然一切是有機形成的,但妙語如珠的對話持續上演,我只喝了點自己帶的紅酒,心裡卻覺得醉醺醺的,仿若掉進愛麗絲仙境裡的夢,我的雙腳帶我跳了整晚的舞,絲毫無意願停歇。整夜過後,我坐下加入了一群把玩非洲鼓跟饒舌的圈圈,從沒試過饒舌或非洲鼓的我,突然跟著他們一起jam了幾回。還沒天亮我就先行離開那座山,也從未想像那些美麗的人們,會持續在我旅程中交會,深深影響著。 另一夜在有機的神奇之旅,你們在沙灘上向我走來,手上拿著許多發亮的道具。我好像遁逃進一個即興表演,一個在我們腦中上演的真實戲碼,唯有分享同個電台的人才能聽見的頻率。你們其中一個做到我身旁,在沙灘上你說,「你很不一樣」,就在我潛入海洋深處之際,於是我笑著把手上的煙遞給你,什麼也沒說。我的腦袋裡想著,每個人都不一樣,你不一樣,而能夠在此時此刻與你們分享這個喜悅,是久久一次的機運,沒有什麼事比這更令我感動。 回到城市,恰好在一年之後,我們無意識的促成了一個有機的Jungle Party,包括所有有著burning之心的活動組織者們,這個大家族裡的核心人物。走過台北街頭,在公園裡遊蕩,我們分享著最私密的恐懼與美好回憶。某個瞬間,你們的臉在我腦中融化了。在公園裡,你們每個人都像巨人般站在草叢各處,我輕巧地移動到你們每個人創造的不同次元泡泡中,那是我前往機場的最後一頁台北。回家路上,我看得好清楚,認識你們是宇宙安排好的事。或許我們是狼族,當一個人想回歸家族時,他終究會找到一個部落加入並感到歸屬,但大部分時光,他是孤寂一人的。在覺醒後良久,我們又會意識到或許這裡沒有你我之分,只有空間,無窮無盡。 最後這個網站的原名,是M隨口說出的,還有我開始固定寫下故事跟T交換起因,都是從此而來。

Read More

有機派對2016

月光皎潔,舞池對面的的巨大天然石牆上,有著人們擺弄雙手舞動的陰影,暗自晃動。赤著腳站在沙灘上,天空突然下起一陣毛毛雨,我身旁、舞池四周的人們,他們臉上的笑容不減反增,且身體擺動的更劇烈。有些人抬頭看天空,有些低頭閉著眼享受。氣溫正好,和煦微風與令人心癢的毛毛雨來得正是時候,我們在雨中開花結果,慶祝著。在此同時,我不再是我,而是每個人,是我們。 我們緩緩走過木橋,坐在海邊的營火旁,你的思緒飄到遠方,我輕柔不干擾的躺在你大腿上小憩,幾小時過後,音樂開始變得越來越重,循著音樂,我們決定走回舞池,身後是橘紅色火焰在燃燒著,向著舞台,那陣暖意令我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臂。快抵達舞台時,你突然停下腳步說,「你聽?」我們身旁是一大群水窪裡的青蛙聚落,他們和著Techno音樂突然一陣靜默,很明顯的是因為音樂換了調,我們抬頭對視幾秒,接著他們又因音樂重拍開始合唱。此時此地此人此風景,大自然向我展示她的魔力。走過會場中央的木造小屋,牛山老闆突然叫住我們,試著想聊天。他問,「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經營這個地方嗎?」我們搖著頭表示不知道,他回覆說,「為了大自然,必須有人去保育這裡的野生環境,跟生意無關,是信念。」他接著講了他對於自然的想望,我們微笑著聆聽許久。毫無預期,老闆突然轉頭問你,「你認識她嗎?」你回說你在這裡遇見我的。老闆沈默了一會,似乎在思索如何勾勒他的想法成為話語,他說,「現在她對你來說很重要,但十年後又會更重要。」話聽一半,我腦中盤旋著這個想法,想說是命運還是巧合,讓我們在這裡,而你的手靠在我手臂旁,就在此時此刻。臉上掛著淺淺微笑,慢慢的我們向老闆說晚安,往木屋旁的山丘上走去,當天是滿月。那是音樂季最後一晚,我們雙腳毫不顯疲憊,即使是沒日沒夜的跳了整場舞,天亮的沙灘上,K轉向我問道,「你想要一起去躺在石頭上嗎?」我答應了,無法拒絕那顆石頭的魔力。那是個又大又圓的巨型鵝鑾石,正好座落在通往主舞台的入口處。在其上,我的靈魂完全向他臣服,躺在上面,白天感覺涼爽自在,晚上則溫暖如擁抱。K說,「你是我的姐妹,即使我們中間橫著海洋。」不知過了多久,E走向我們笑著說,「我的兩個女孩」,S的手也搭在相機上,試著捕捉此時此刻。我們決定往峭壁上走,不是為了日出,而是一瞥這座大地的全貌。那條通往山頂的路崎嶇且泥濘,但眾人扶著我一路向上。抵達峭壁頂端,我們坐在草皮上,安靜的呼吸這片美景。突然間,遙遠的舞台上是早上第一班DJ在放歌,他用神秘遼闊的原住民吟唱直搗這片寂靜,我起了雞皮疙瘩,那種自由,太真實太甜美。不到一秒,我立刻輕點K、S跟E的肩膀,說到,「這刻對我來說意義重大」,那些有機瞬間,我只今仍能閉上眼感受,包含我的肌膚感受到的微風、和煦陽光與毛毛雨,腳下的沙粒,腦中的音樂與眼前的大地。沒有什麼是應該去做的,我們純粹活著,慶祝生命。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