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鴉埠

我想念的不是台北那座城市,而是你的臉與午後傘下走進的《鴉埠咖啡》。座落在師大後巷的小角落,那裡的咖啡好濃好醒,我常正中午做到收店,看書、寫字,喝咖啡,久坐不離。吧台前有著長長綿綿的吧台坐,我喜歡跟那邊的咖啡師與交談,熟捻起來咖啡廳就像家裡客廳,好不自在。進店裡就能看見鎮店的長木桌,凹凸有致還留著古樹的風采。角落坐著幾張方正的書櫃,我遇上《項塔蘭》,心想著自己的印度行何時發生。印度還沒去呢,長長久久的旅行,我也踏了三年。再次拾起《當你途經我的盛放》,我想起你說過的話:「你要學會柔軟。」話放在心裡,我瘋也瘋過了,在歐洲異地終於學會了謙卑。

Read More

台北山林探險

坐在計程車後座,我對司機說,帶我到這座寺廟。他看起來有點害怕,畢竟天色暗了。跳下車,寺廟旁有個柏油路小徑,我身旁突然出現兩個男人,他們顯然跟我有著相同目的地,我們搭起話來並同時往裡走。那條小徑馬上開始變得崎嶇難行,大概是因為伸手不見五指,而且小徑是由石頭跟砂礫組成。儘管如此,我的心情卻很踏實,獨自一人聽著溪流聲與遠方的音樂前行。隨著靠近舞台,越來越多稀疏人群往出口走來,他們臉上都掛著微笑,而且看到人馬上點起頭招呼。我笑著回說嗨,那是種非常奇妙的感受,尤其是感覺自己已經來過許多次的錯覺,就在首次造訪之際。會場中音樂不斷放送,雖然一切是有機形成的,但妙語如珠的對話持續上演,我只喝了點自己帶的紅酒,心裡卻覺得醉醺醺的,仿若掉進愛麗絲仙境裡的夢,我的雙腳帶我跳了整晚的舞,絲毫無意願停歇。整夜過後,我坐下加入了一群把玩非洲鼓跟饒舌的圈圈,從沒試過饒舌或非洲鼓的我,突然跟著他們一起jam了幾回。還沒天亮我就先行離開那座山,也從未想像那些美麗的人們,會持續在我旅程中交會,深深影響著。 另一夜在有機的神奇之旅,你們在沙灘上向我走來,手上拿著許多發亮的道具。我好像遁逃進一個即興表演,一個在我們腦中上演的真實戲碼,唯有分享同個電台的人才能聽見的頻率。你們其中一個做到我身旁,在沙灘上你說,「你很不一樣」,就在我潛入海洋深處之際,於是我笑著把手上的煙遞給你,什麼也沒說。我的腦袋裡想著,每個人都不一樣,你不一樣,而能夠在此時此刻與你們分享這個喜悅,是久久一次的機運,沒有什麼事比這更令我感動。 回到城市,恰好在一年之後,我們無意識的促成了一個有機的Jungle Party,包括所有有著burning之心的活動組織者們,這個大家族裡的核心人物。走過台北街頭,在公園裡遊蕩,我們分享著最私密的恐懼與美好回憶。某個瞬間,你們的臉在我腦中融化了。在公園裡,你們每個人都像巨人般站在草叢各處,我輕巧地移動到你們每個人創造的不同次元泡泡中,那是我前往機場的最後一頁台北。回家路上,我看得好清楚,認識你們是宇宙安排好的事。或許我們是狼族,當一個人想回歸家族時,他終究會找到一個部落加入並感到歸屬,但大部分時光,他是孤寂一人的。在覺醒後良久,我們又會意識到或許這裡沒有你我之分,只有空間,無窮無盡。 最後這個網站的原名,是M隨口說出的,還有我開始固定寫下故事跟T交換起因,都是從此而來。

Read More

Mind the Fungi walk and talk #1

I went for the first public workshop ”mind the fungi walk and talk #1” which I connected through Art labatory Berlin. Whereas I met a wonderful group of artists who showed curiosity. It was a pure play and exploration for my artist. We had been guided through forests of Berlin and Brandenburg by Artist Theresa Schubert…

Read More